常慶林:安陽殷墟54號墓出土玉器印象

2019-06-16 22:46 首頁 > 產業 > 藝術 > 來源:中國文化交流網
2003年12月18 號上午,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徐廣德先生應我要求,邀請我到安陽工作站鑒賞出土的54號墓玉器。能夠親眼目睹、親自上手鑒賞出土古玉,是無數古玉愛好者夢寐以求的難得機遇,可惜,古往今來,由于種種條件的限制,能夠有幸實現這一夢想的古玉愛好者寥寥無幾,尤其是出土后仍在整理中、還沒有公開發表發掘報告,世人仍然對其莫測高深的情況下,我能有幸在第一時間親自上手鑒賞、仔細觀察、研究這批殷商古玉,其意義自然非同小可,徐先生說,就是考古界的同行、具有相當級別的領導,也不會破例讓他們上手欣賞!老常啊,實在

2003年12月18 號上午,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徐廣德先生應我要求,邀請我到安陽工作站鑒賞出土的54號墓玉器。能夠親眼目睹、親自上手鑒賞出土古玉,是無數古玉愛好者夢寐以求的難得機遇,可惜,古往今來,由于種種條件的限制,能夠有幸實現這一夢想的古玉愛好者寥寥無幾,尤其是出土后仍在整理中、還沒有公開發表發掘報告,世人仍然對其莫測高深的情況下,我能有幸在第一時間親自上手鑒賞、仔細觀察、研究這批殷商古玉,其意義自然非同小可,徐先生說,就是考古界的同行、具有相當級別的領導,也不會破例讓他們上手欣賞!老常啊,實在是想聽聽你對54號墓玉器的見解,以期有所參考啊,我知道,徐先生這樣說,是出于謙虛,但能有這樣的機會和榮幸,使我對徐先生充滿感激。

12月20號上午剛剛過8點鐘,徐先生打來電話,要我9點鐘到他在工作站的辦公室(兼臥室),放下電話,胡亂吃了幾口飯,帶上奧林巴斯數碼相機和全套放大鏡、顯微鏡,飛也似的趕到直線距離只有幾百米,但繞道過橋后足有幾公里的工作站。
先生已經在等我了。

顧不得寒暄,立即在先生指揮下,將他的大辦公桌抬到光線較好的窗戶下,先生說,先請你欣賞精品吧。我看到的第一件殷商玉器是珍藏在藏品箱中的大玉壁,編號:M54.352,整體玉質已經雞骨白化了,但不是那種純白色的雞骨白,顏色白中顯黃,比較平均,沒有沁色斑塊,玉壁上有一處出現數公分長的綹裂,上手手感較輕,應不是新疆和田玉質,我向徐先生要了尺子測量了一下尺寸:直徑22公分。玉壁圓孔周邊凸起有緣,曰”領“,是典型的殷商玉壁的造型,玉壁上有不太明顯的弦線紋飾,似乎是玉壁的加工痕跡,但仔細觀察,還是有意而為的弦線紋飾。

接下來看了一件大玉鉞,編號:M54.359,直徑約21公分,圓形兩邊出脊齒,中間有一大圓孔,圓形的玉鉞上窄下寬,如梯形,玉鉞下部有刃,刃為兩面磨制,但不鋒利,只是象征意義上的刃,足見玉鉞在當時決沒有實用意義。另一件玉鉞稍小,兩邊也有脊齒,這種脊齒與殷商玉器中常見的脊齒一樣,例如玉龍、鸚鵡、玉魚等殷商玉器上的脊齒,和這件玉鉞收藏在同一個珍藏箱中的大玉鉞上的脊齒明顯不同,大玉鉞上的脊齒是馬鞍形的,我指著這兩件玉鉞對先生說,這兩件玉鉞上的脊齒是不同的兩種脊齒 ,一種是馬鞍形的,一種是常見的有棱角的脊齒,我的殷商玉器藏品中,也出現有這兩種脊齒,兩種脊齒為什么不同,它們分別具有什么含義?目前還不得而知。

精品又來了!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把長約25公分的玉刀!編號M54.375.382,和田青玉質,晶瑩剔透,造型優美,曲線起伏有致,玉刀上沿布滿雕琢精美的脊齒,玉刀兩面,一溜并排砣刻了六組龍鳥紋飾,其中五組頭尾相接,靠近玉刀尖端的一組龍鳥,脫離頭尾相接的排列,反方向與一組龍鳥頭部相接,極具裝飾美感!一邊欣賞,一邊議論,一邊贊嘆,描述:龍鳥鉤喙,頭部后面有略成蘑菇狀的龍角,這種蘑菇狀的龍角正是殷商玉龍的典型表現,鉤喙是殷商玉鳥的典型表現,龍鳥還有足爪,上刻三條略微彎曲的短陰線,正是殷商早期玉龍、玉鳥等器物足爪的典型砣刻方法,這時,我對先生不無得意的說,前天看我的殷商玉器時我就說過,54號墓的玉器我還沒有看到過,但是,我可以肯定,如果54號墓玉器中有龍或者動物玉器,那么這些動物的足爪上的三條短陰線應該是彎曲的,而不應該象我的某些殷商玉器的足爪上的短陰線是直線形的!現在,果然證實了我的推測!54號墓所有動物足爪上的表示爪趾的短陰線,全部是彎曲的!殷商玉器的早晚期有不同的藝術風格、不同的砣刻技法等,足爪上的短陰線或直線或彎曲,是區分殷商玉器早晚期的一個特征,54號墓是殷商文化第二期,約《婦好》后期數十年,正是殷商早中期,所以足爪上的三條短陰線應該是彎曲的,這也是辨別殷商玉器真贗的一個極少人知的訣竅。仿品因為不知道這些特征,往往在足爪上露出破綻。話題又回到了玉刀,稍顯遺憾的是玉刀有殘,不僅斷為兩截,刀柄也斷殘了,但刀尾的斷殘很有意思,這個斷殘是3200年前就有的!是那時就斷殘了,斷殘處的鉆孔說明了一切,為什么?這其實是層窗戶紙,一捅就破,鉆孔是在斷殘處,鉆孔邊緣不整齊,說明是先斷殘后鉆孔,如果是先鉆孔后斷殘,鉆孔的邊緣應該是非常整齊的。這說明玉刀的主人非常珍視這把在當時也是相當珍貴的玉刀,即便已經斷殘了,仍然在斷殘處重新鉆孔以便還可以穿繩掛、系,原來的鉆孔很可能斷殘時沒有了。隨便提一句,殷商時代,玉器不慎摔斷裂后,有用粘結劑粘結后仍然配系的例子,這些粘結劑是無機的還是有機的物質,值得研究。但是,歷經3000多年仍然粘結的如此結實,就世界范圍內來說,都實在是奇跡!見《安陽.常慶林殷商玉器博物館》

一件編號為M54.326的器物十分耐人尋味,這是一件玉獸,似馬類熊,具有馬的外形,但不是奇蹄,在蹄足部位砣刻了三條略微彎曲的短陰線,如前所述,這三條彎曲的短陰線是殷商早期動物足爪的典型的表示爪趾方法,但馬應該是奇蹄類動物,不會有爪趾,似乎應該是熊,但是,腿部太長,身軀略顯修長,沒有熊的肥碩的憨態,與此前所知殷商玉熊的造型完全不同。綜合各方情況,仍然傾向于玉馬。

接下來,用了幾個小時,詳細上手觀察了編號為M54.356的玉環、M54.327,368,371,450龍形玉玦,M54.314,367玉戚,M54.308,309玉戈,M54.341,342,343,387,388,401玉獸面紋牌飾,M54.351玉鸚鵡,M54.547玉管等。M54墓幾乎所有的精品,我都有幸上手進行了仔細觀察。

全部欣賞完畢后,徐先生問我有什么感想,我一時不知從何說起,感想太多了!當時,我第一句話是:我太高興了!是啊,怎么能不高興呢,我的家族雖然幾代收藏商玉,上手仔細觀察的真假商玉不計其數,能夠親自上手觀察研究剛剛出土商玉的只有我一人,父親曾對我說過,他曾經到博物館看過商玉,我當然也不止一次到著名博物館看過商代玉器,但那是隔著玻璃看的啊!不可能上手詳細觀察,更不要說可以借助放大鏡、顯微鏡仔細研究了!收藏、研究古玉,如果不能上手觀察,是不可能了解古玉的細微特征的,我的高興,還因為通過上手觀察真正出土的殷商古玉,將觀察到的出土商玉的細微特征,包括砣刻工藝、鉆孔工藝、拋光工藝、切割工藝,當然更包括出土商玉的造型藝術等等數十個方面的問題,和我的家族收藏的殷商玉器進行詳細的對比,以印證我多年的研究結論是否正確,這個目的,我在詳細的觀察M54號墓的玉器后是完全、完美、完滿的達到了!我對收藏的所有殷商玉器的分期斷代、器形研究、工藝研究、藝術價值研究的所有結論,M54墓玉器給了我滿分!如此人生之樂事,我能不高興嗎?!但當時,我卻只能用一句話:我太高興了,來表達我的千言萬語,我知道,徐先生是要我提供對M54墓玉器的詳細評說,我一邊慢慢品著徐先生為我沏上的綠茶,以使激動的心情逐漸平息下來,一邊盡量有條不紊的分析M54號墓玉器的特點。

我對先生說,我回去后,會仔細整理一下思緒,對54號墓玉器提供幾點個人看法,請您指教。

以下,是我的初步看法,提供徐先生參考,勿榮置疑,對于從事殷商考古已經大半生的徐先生來說,我這是在班門弄斧了,錯誤之處,在所難免,還請徐先生及其它先賢不吝指教。

一、這批玉器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玉器的主人生前對這批玉器非常鐘愛,經常使用或經常在手上把玩,根據是這批玉器的表面光潔度非常之高,非常溫潤,幾乎使人難以相信歷經了3200年的埋藏,有些玉器的表面,已經看不到當時的拋光痕跡了,也就是說,原來的拋光痕跡,已經被佩系、把玩、使用中的無意摩擦而進一步“拋光”了,由于這種“拋光”沒有拋光沙粒的參與,完全是自然摩擦造成的,所以非常光滑、光潔、溫潤,這就象我們現在佩系的玉器,經過常年的佩系、把玩后,(古玉界俗稱“盤玉”)表面也會非常光潤一樣。這一特征比較明顯的如玉管、玉鉞、幾件動物平雕作品。

二、這批玉器的工藝水平很高,盡管和《婦好》玉器相比,整體略差,但加工工藝的精細程度有不少可圈可點之處,例如玉刀,不僅造型優美異常,且紋飾砣刻之精妙堪稱鬼斧神工!可以毫不過分的說,是我目前所知最精美的玉刀!又如這件玉管,表面雖然光素無紋,玉管的中心孔是兩面對鉆而通透的,對鉆工藝非常精確,玉管長度約十幾公分,粗僅不到一公分,但對鉆孔定位非常準確,兩面對鉆后中間造成的錯位很小,即便是利用現代工具,人工達到如此精度也非易事。

三、這批玉器中的絕大多數,玉器原材料使用了新疆和田玉,有青玉,有青白玉,也有相當一部分白玉,而新疆白玉在現在也是價值不菲的原材料,但是,也有部分玉器不是新疆和田玉材料,例如那件大鉞,比重較輕,上手有輕飄感,質地不太慎密,受沁較重,也不是河南的獨山玉料、密縣玉或遼寧的岫玉,應是另外一種有待深入考證的玉質。

四、這批玉器的表面紋飾,大都是雙陰線砣刻而成,即玉器行業的所謂“鉤徹”法,眼睛有兩類,或雙環矩形眼,或減地凸起的略成矩形的眼睛,這也是殷商早中期玉器上眼睛的典型形制,但也有部分玉器如狗形觹等,兩面都沒有紋飾,幾乎使人相信只是沒有完工的半成品,但仔細觀察,的確是成品,這些兩面光素的平雕作品,輪廓清晰,富有剪紙風格,首開殷商玉器平雕作品兩面光素無紋的先河,雖少了表面紋飾的裝飾美,確僅以優美的剪紙風格取勝,實在是殷商玉器藝術的另一表現形式,在以往的殷商玉器中極其罕見,考古界和古玉研究界,有一種說法,殷商早期玉器中,平雕作品單面紋飾較多見,到殷商晚期,平雕作品兩面都砣刻紋飾的多見,M54號墓玉器中兩面光素的平雕作品,為以上說法增添了變數,顯然出現了深入探討的必要,我個人的愚見,平雕作品的表面紋飾的有無或單面或雙面,與分期沒有關系,只與墓葬的規格(當時雙面有紋飾的作品價值較高,單面有紋飾的價值略底,雙面都沒有紋飾的價值最低,紋飾越多,加工難度越大,外觀也越美,當然費時費工也多,自然價值也高)或者與墓主人生前的喜好有關。

五、一件編號為M54.353的玉鵝,平雕,底部有突榫,似可供插嵌,與《婦好》編號為M5.386,517的兩件玉鵝極為相似,屈頸,直立。值得注意的是,這件玉鵝身軀上的紋飾是單陰線砣刻的,殷商早期玉器中,絕大部分紋飾為雙陰線砣刻,極少出現單陰線紋飾,到了殷商晚期,單陰線紋飾是絕大多數玉器表面的裝飾形式,這件玉鵝,不僅是單陰線紋飾,而且紋飾的砣刻、做工、拋光非常粗糙,玉質也不是新疆和田玉料,奇怪的是器物表面也沒有任何沁色和侵蝕坑,我笑著對徐老師說,這件玉器如果不看工藝、造型等殷商玉器的特征,不會相信是出土的玉器,會以為是贗品!殷商早期玉器一般工藝都非常精良,加工一絲不茍,尤其是帶有突榫的器物,有可能是祭祀時使用的禮器,不應該加工粗率,這件玉鵝應該是少見的孤例了!

六、幾件大型的玉鉞、玉戚,形體碩大,加工精美,造型瑰麗,是不可多得的精品,是我目前所知同類器形中最大的。它們身軀上留有的切割痕跡值得注意,這些切割痕跡較深,后期拋光時不可能完全磨掉,殘留下來的切割痕跡為我們今天研究當時的玉料切割工藝提供了最佳依據!我指著玉鉞上的切割痕跡對徐先生說,您看,這些切割痕跡沒有弧度,完全是直線形的,說明這件器物當時的切割工具不是旋轉的圓形工具,而是作直線運動的切割工具,當然,很可能是作往復直線運動的工具,推測,仍然是青銅器砣具帶動解玉沙切割玉料,在切割痕跡上,可以明顯的看到解玉沙留下的磨削痕跡,徐先生也拿過顯微鏡,仔細的觀察著,由衷的贊嘆著古人的聰明才智。

七、這批M54墓玉器的的最大特點,全部是平雕作品,沒有一件圓雕作品,未免使人略感缺憾,顯而易見,立體的圓雕作品在藝術表現力、外形的美感都要比平面浮雕的平雕作品要好的多,當然,其加工砣刻的難度也要大的多。M54墓沒有圓雕作品也從另一方面說明,殷商早期玉器中,平雕作品占有絕大多數是不爭的事實,比M54墓年代稍早數十年的《婦好》墓玉器,出土了755件玉器,圓雕作品也只有40多件,比例很小,也能充分說明這一現象,到了殷商晚期,圓雕作品大量涌現,這是因為殷商晚期國勢強盛,政治、經濟、軍事空前強大,玉器原材料通過貿易、方國進貢等方式,來源穩定、數量巨大,加上王室貴族對玉器的需求越來越大,玉器工匠的砣玉技術、也越來越精良,外形美觀漂亮的圓雕作品受到普遍的歡迎是很正常的,圓雕作品逐漸增加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我所收藏的殷商玉器中,晚期的玉器占有相當數量,其中圓雕作品竟然占有大半,也能說明殷商晚期玉器中,圓雕作品的確比殷商早期要多。

八、這批玉器中,還有一個現象值得注意,有幾件獸面紋的器物,似由殘缺的薄壁玉環改制的,很可能是在完整的玉環不小心摔斷后,斷裂的碎環不舍得廢棄,重新在斷裂的部分上砣刻出獸面紋,仍然是一件精美的、可以穿繩佩系的裝飾玉器!這種利用殘缺的玉環來重新砣刻紋飾,制成一件新的精美玉器,在已知出土殷商早期玉器中是十分罕見的。殷商玉器匠師砣玉的傳統是依材就形,即依據玉器原材料的原始形狀,盡量減少砣刻,以達到省工省料,提高效率,決不會費工費時將一件玉器磨削掉大部分,作成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環的形狀!殘缺玉器的利用,充分說明玉器主人對玉器的喜愛程度,珍惜程度,到了即使殘缺也不輕易丟棄的程度,足見玉器在商代的珍稀!甲骨文記載,玉器與貝幣,在商代是財富的象征,擁有玉器無疑就擁有了財富。周武王滅商入主殷都后,“武王乃裨于千人求之”,派上千人去搜尋商王朝存貯的寶玉。這千人在殷商首都搜尋商王帝辛的王室玉器的“戰果”,竟達“億有百萬”,(注:黃懷信等:《逸周書匯校集注》(1),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第2頁。)學者換算成當今的數字,為198005塊。可見周武王將商王室玉器俘掠一空是歷史事實。卜辭中的“玉”及有關記載表明,玉為商奴隸主貴族貪求和崇拜的財富,并千方百計將之聚斂到當日的王都殷墟。殷人的寶玉意識,被周人繼承并貫穿兩周歷史的始終而不衰。殷人祭祀時,不惜動用珍愛的玉為祭品,但行祭比用物牲和人牲不僅次數少,而且數量小,所祭商先王為商王中重要者如王亥,因而用玉行祭規格較高。殷人有著強烈的寶玉意識并形成了對玉這種財富的拜物教,這在商人用玉祭祀時得到了反映,這就是用玉為祭品的行祭次數,遠較以其他品物,諸如牛、羊、豕、牢等各種動物,以及羌、芻、妾、仆等不同名目的人牲為祭名的祭祀次數要少得多;而每次祭祀所用玉器的數量,與其它用人牲、物牲等為祭祀獻品的數量相比,也有天壤之別。用玉最大數字僅至“三玉”(《屯南》225、《合集》30997)、“二玨”(《合集》1052正),而其它“犧牲”動輒三百、五百,直至千牛、千人!可見玉器在殷商時代的珍貴已達無以復加的程度。

顯然M54號墓的這幾件玉器,用實物印證了殷商時代玉器在王室貴族心目中的寶貴程度,印證了古文獻記載的準確無誤。

值此殷墟考古發掘70周年紀念之際,僅以此文感謝徐廣德老師的厚愛!

(來源安陽殷畿藝術博物館)

更多精彩資訊,歡迎關注中國文化交流網 www.bdsqsb.tw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文化交流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貢獻中國智慧 ——海外網十評十八屆三中全會五周年之五
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貢獻中國智慧 ——海外網十評十八屆三中全會五周年之五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決定,其中明確提出,要緊緊圍繞建設美麗中國深化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加快建立生態文明制度,健全國土空間開發、資源節約利用、生態環境保護的體制機制,推動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現代化建設新格局。

剔除魚目混珠的“偽創新”
剔除魚目混珠的“偽創新”

“不管企業發展是否需要,都要想盡辦法比拼專利比論文,能否產業化根本不重要”,近年來,一些企業披著高科技和創新的外衣、行欺騙之實的“偽創新”亂象屢禁不止,不少打著創新之名而無創新之實的行為和理念也大有魚目混珠之意。

双色球蓝号走势图